会员登录
用户名:
密 码:
 
 
网站搜索:
您现在的位置:首 页 > 时事新闻 社会新闻
秦始皇“力挺”中国旅游(图)
  作者:  日期:2011-08-08 15:16:22

来源:新金融观察报

关键字:秦始皇;旅游收入;旅游胜地;统一;封禅泰山

  泰山,自然景观雄伟高大,更有数千年精神文化的渗透和渲染以及人文景观的烘托。数千年来,先后有十二位皇帝来泰山封禅,而这个规矩是自秦始皇开始的。

  秦始皇封禅泰山,是当时政治上的需要,是一场政治秀,是为了在政治上稳定刚刚建立的大秦帝国。但重要的是,他开创了封建帝王封禅泰山的先河,使后世有名望的帝王心向泰山,将泰山正式引入帝王的政治生活。

  秦始皇虽然是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暴君,却也是个超级有才的让很多专制者自愧不如的帝王,他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、多民族的、专制主义的、封建的中央集权制国家。秦始皇的伟大在于“统一”,他统一了国家民族,统一了文字,统一了车轨,统一了货币,统一了度量衡,统一了郡县制,等等。

  这里我们抛开秦始皇在政治方面的贡献不提,谈一谈他封禅泰山对泰山旅游经济作出的贡献。

  泰山在山东省泰安市,古代称为岱山,又名岱宗,春秋时改名为泰山,称为“东岳”。在中华民族先民的心目中,它是最高的五座山之一,被誉为“五岳之首”。其实它的高度只有一千五百四十五米,并没有西岳华山和北岳恒山高。秦汉时,民间传说,盘古的头为东岳,他的腹部是中岳,左臂是南岳,右臂为北岳,脚为西岳,头是身体最重要的部分,因此,并非最高的泰山成为了“五岳之首”。

  封建时代的帝王有个规矩,每逢天下太平的年代,就要到泰山来封禅,祭告天地。泰山封禅这个规矩是自秦始皇开始的。

  关于秦始皇封禅泰山的过程,《史记·封禅》中有较为详细的记载。秦始皇在即帝位的第三年,率领文武大臣浩浩荡荡千里东进奔赴齐鲁泰山。当他们到达峄山(今山东邹城市境内),在山上发现一块天然大立石,于是在石头上刻石铭记秦始皇的丰功伟绩,向齐鲁士人昭示自己是千古一帝,具备封禅资格。

  然后秦始皇一行来到泰山脚下,将齐鲁儒生博士召集到一起,商议封禅大典的具体仪式。博士们提出的方法很繁琐,令秦始皇很不快,他遣散了儒生博士,自带文武大臣上泰山封禅。这次聚会为秦始皇埋下了讨厌儒生的种子,为后来的焚书坑儒种下了因。

  秦始皇一行从泰山的南麓登上了山巅,并在山巅刻了一块石碑,由他的丞相李斯用他自己发明的小篆字体书写,内容如下:“皇帝临位,作制明法,臣下修饬。二十有六年,初并天下,罔不宾服。亲巡远方黎民,登兹泰山,周览东极。从臣思迹,本原事业,只诵功德。治道运行,诸产得宜,皆有法式。大义休明,垂于后世,顺承勿革。皇帝躬圣,既平天下,不懈于治。夙兴夜寐,建设长利,专隆教诲。训经宣达,远近毕理,咸承圣志。贵贱分明,男女礼顺,慎遵职事。昭隔内外,靡不清净,施于后嗣。化及无穷,遵奉遗诏,永承重戒。”经过两千多年的风雨剥蚀,这块石碑目前还残存二十几个字,保存在泰山脚下的岱庙中。然后,举行了封禅仪式。

  据说,秦始皇在登山之时,遇到了大暴风雨,他和大臣们只好躲在大树下避雨,遭到了齐鲁儒生们的讥笑,说这是由于封禅不合古代礼仪而得到的报应。但是暴风雨过去后,秦始皇一行照旧登山,还将为他们挡雨的大松树封为“五大夫”。现在,泰山云步桥屹立着一座“五松亭”,“五松亭”的松树却是清朝雍正年间重植的。“五大夫”是秦代一种官职名称,就是第五等大夫的意思,后代人却错误地理解为五位大夫,就补种了五棵松树,修建了“五松亭”。

  秦始皇封禅泰山,是当时政治上的需要,是一场政治秀,是为了在政治上稳定刚刚建立的大秦帝国。尽管封禅受到儒生们的讥笑,并为后世学者和政治家所诟病,说他德行不够封禅,故秦朝国运不长。但是,他封禅泰山,不仅留下了李斯小篆碑让后世人赞赏,还留下了“五大夫”松遗迹,让人流连忘返,发怀古之幽情,吸引了李白、杜甫、曹植、蒲松龄等一大批名人前往泰山,促进了泰山旅游观光业。

  更为重要的是,秦始皇开创了封建帝王封禅泰山的先河,使后世有名望的帝王心向泰山,将泰山正式引入帝王的政治生活。秦始皇之后的汉武帝、汉光武帝、唐高宗、唐玄宗、宋真宗接踵东来,在泰山举行封禅大典。即使在魏晋南北朝和元明清时代,很多帝王也蠢蠢欲动,想去泰山封禅。使独具一格的封禅活动得以贯穿中国历史一千多年,组成了千古独步的封禅文化,成为中华文化的一部分。这些封禅活动,使泰山的名望随着历史的发展而发展,随着历史的绵延而绵延!同时,也扩大了齐鲁文化的影响,促进了齐鲁文化向华夏大地的传播和渗透。

  今天的泰山,已经成为中国最重要的旅游胜地,年接待中外游客400多万人,旅游收入达到上百亿元,泰山旅游之所以如此兴旺,在很大程度上是拜秦始皇封禅泰山所赐,正是秦始皇封禅泰山,扩大了泰山的知名度,进一步确立了泰山的“五岳之尊”的地位,让天下人心向往之,于是,中外游客蜂拥而至。

  文∕文凯佳 制图 张翀